您现在的位置:吴中教育热线 >> 东吴雅苑>> 教师才苑

西山中学教师征文作品选登

作者:秘书科 来源:西山中学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3日【字体:

我们的职业是父母

人的职业有各种各样,但在女儿学校联系单的父母职业栏里,我想写上:我们的职业是父母。因为只有这份职业的教学对象是永久的、唯一的。

精心设计的“爱”

爱是家的营养液。平平淡淡的生活中温一次牛奶,削一个苹果都是爱的表达,但我们认为情感的交流、心灵的呵护和感情的保养在父母与子女的相处中更为重要。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把和闺女之间的情感之花,好好浇灌、用心培植,期待着她的绽放。

快要到圣诞节了,坐在回家车里的闺女眉飞色舞地和我们谈论着,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无限的向往、期待和猜测,“今年圣诞节,不知道圣诞老爷爷会不会送我礼物呢?要送的话会不会是玩具呢?”“也许吧,不过他会选一些比较优秀的孩子送吧,因为有这么多孩子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啊。”我配合着说。“那我是优秀的孩子吗?他要送也不知道我们家在哪里啊?”“你自己觉得呢?你为什么不给圣诞老爷爷写封信呢?毛遂自荐一下呀。顺便把地址告诉他。”爸爸也配合着说。

在饭桌上放着一封笔迹稚嫩的信,但看得出写的很认真,“圣诞老爷爷,我叫魏以周,我是个学习认真,乐于助人的孩子,我想要一个爱丽儿公主玩具,不知你能否送给我。我家住在中桥头3号。”“妈妈,这信行吗?你能帮我寄吗?”“行的”我很坚定的回答她。

我和爸爸又一次扮演起圣诞老人,只不过这次不单单是送礼物,我们还以圣诞老人的口吻把我们要对闺女说的话写在了一封回信中,期待闺女在收到这份特殊的礼物时能读懂作为父母的良苦用心。

“ 教学相长”

父母总是希望能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给自己的孩子,我们也不例外。只是在教授和学习中,我们感觉到我们在教给闺女的同时,闺女也教会我们不少。

傍晚放学回家,一家人吃完晚饭,坐在院子里,那时居然太阳还没有下山,天空中还有云在缓慢地流动着。“天上的云可真美啊!他们像什么呢?”我问道。“真的哎!可是我想到云上坐一坐,尝一尝云是什么味道的呢?”闺女天真得回答道。我想教给闺女什么是比喻,没想到闺女却还给我了一份童真。

冬天的道路两旁,枫叶依旧很红。我说“这枫叶可真漂亮,让我想起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可是这个季节怎么还有枫叶呢?”“因为他们开错了季节啊!”闺女不经意得回答道。我想教会她诗句,她却给我了一份诗意。

“妈妈,这个画怎么画呢?”于是,我们两又一起来学习绘画,尽管闺女的绘画作品用成人的眼光来看不是很好看,但是我们依然画的很认真。“画的不错,奖励一个小贴纸。”尽管是违心的,但因为画得很认真,还是鼓励一下吧。“真的啊!”闺女手舞足蹈得跳了起来。我想教会她做事认真,怎么绘画,她却教会我快乐其实很简单。

放手也是爱

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尽量做到每次的陪伴都如和风细雨,期待闺女能将点点滴滴藏在心中,期待她能在温暖的怀抱中快乐的成长.但有时适时地放手,却反倒让我们意外地收获惊喜.

一次班级里的手抄报制作,由于是第一次制作手抄报,心里有很多的不放心和担心。于是我们忙着给她出谋划策,查找资料,甚至是画好框架,唯恐哪里做得不周到,一切准备完毕,她却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们:“妈妈,我想画的小鼹鼠放在哪里呢?我想画的小马宝莉放在哪里呢?”这些问题让我无言以对,的确画纸上已经没有她想画的了,我们越俎代庖得让本来是她的作品变成了我们的了。虽然可能我们设计得更好看,但那不是她的。想到这里,心里隐隐作痛。于是我们就商量了一下,让她自己来设计,虽然猜想的结果应该是稚嫩的画风,不成熟的构思。可结果却出人意料----小鼹鼠很灵活,小马宝莉很可爱,比我们设计得更有活力和朝气。我想让她按照我们的想法做好第一次,却发现原来她自己已经学会了,而且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一步一步陪着她走,也要学会适时得放手。

发现是改变的开始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在相处的过程中谁都不可能不犯错。但作为父母的我们有时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缺点,或者有时有错误却不愿承认,而这有时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高高在上,有时仅仅是因为自己是大人而理所当然。

还记得有一次我和闺女因为《回旋曲》的弹奏出现了“争执”,原因是有一个音她弹错了,她却在我提示下“无动于衷”。怒气冲冲的我吼了起来。闺女弹完之后委屈得说:“妈妈,对不起。我当时想得是不破坏音乐的完整性,想把曲子弹完了第二遍的时候再改,可是到第二遍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又错了,不是我不想改。呜呜·…….”她的解释令我很吃惊,她的哭声触到了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原来我想得并不是她想得,我有时可能太武断了。冷静下来,我们交流了互相的想法,以后“妈妈遇到事情先问问清楚,温柔得说”“闺女要大胆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尽管如此事后我还是郑重其事的和她道了歉,她欣然接受。未来---我们都坚信“发现是改变的开始”。

现在还能手牵手,一起成长、学习、反思,但若干年后的我们恐怕只能成为一个追逐者,正如龙应台在《目送》中说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深爱着这份特殊的职业,心甘情愿的付出,无怨无悔。

(征文题目:“寻找最美家庭” 作者:周柳琴 单位:西山中学)

 

 

 

 

得书记

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能拥有一个可以“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的书房,还有什么比这更幸运的事情呢?

三年前,还刚工作没多久。家里的房子翻建后装修,木匠师傅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三楼北边那个十来个平方的房间做个书房。再问书房又有何具体要求,答他尽可能多的做书架,最好除了门以外四周的墙上都做满书架。他诧异的眼神告诉我,这可能是这位已过天命之年的乡村木匠从没遇到过的要求吧。

我的书真有这么多吗?

回忆自己最早的购书经历,要追溯到小学高年级的时候。那时读完散落家里的一些杂书(如《三国演义》、《水浒传》、《今古奇观》、《上下五千年》等等)还意犹未尽,于是再去学校的图书馆借阅,记得那段时间看得最多的是一些红色革命小说,如《高山下的花环》、《铁道游击队》、《红岩》等等,受此影响在吴中区建党80周年的征文赛上还拿了个二等奖。

不断提高的阅读需求驱使我产生了自己买书的想法,先是在西山镇上的新华书店,后来慢慢发展到和小伙伴结伴去苏州买书。那时候去苏州观前街买书,要先坐中巴车到南门汽车站,然后再转乘101或者102路(没记错的话)的公交车。有次和小伙伴挤公交的时候,我上去了,他没上来,车开了,急得我流的汗珠跟车轮一样在脸上不断滚动。现在想来,这些都能算是购书历程中有趣的插曲了。

后来上初中后我们发现道前街路口那边的苏州文化市场的书比较便宜,我们就去那边买得多了,而且大多买的是些世界名著,其中又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青少版世界文学名著宝库和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世界文学名著译林这两套居多,其中还有部分名著至今躺在我的书架上——《双城记》、《牛虻》、《我的童年》、《鲁宾逊漂流记》《少年维特之烦恼》、《百年孤独》、《三个火枪手》、《基督山恩仇记》、《海底二万里》等等。初中购书的另外一个渠道是同班同学母亲开的一家学校边上叫百味书屋的书店,因为同班同学这层关系,阿姨一直给我打八折,我算得上是这家书店的“VIP”客户了!

高中时候最有意思的一次购书经历是从学校的图书馆“强买”!那时候快毕业了,但是手上还有一本特别特别喜欢的周作人先生译的日本随笔和诗歌的合集《如梦记》没有看完。我“急中生智”跟图书馆的管理员阿姨说这本书被我弄丢了,我愿意原价赔偿,阿姨一查也不是什么珍本古籍,便让我如愿以偿占为己有了!

读了南京的大学,对我来说最幸运的是遇到了遍布全城大街小巷的特价书店,这对于一个只有闲没有钱的大学生来说,不啻发现了天堂。可以不谦虚地说,我就是南京特价书店的活地图,大学毕业和衣服铺盖一起寄回家的一百斤书可以作证。父母给我一个月一千块的生活费,除去六七百快的基本开销外基本上都用来买书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接触到网上购书平台当当网,查了下购书记录,我买的第一套书是09年以很低的折扣购得的中华书局繁体竖排二十册的《资治通鉴》,这也是我大学时候阅读上花得时间最多的一套书,最后毕业论文也是写的与之相关的胡三省的《资治通鉴音注》。尝到网上购书便宜方便的甜头之后,我又接触到一个至今都是我主要购书途径的网购平台——孔夫子旧书网,工作后我陆续收集齐的一整套中华书局点校本二十四史,就是主要依托“孔网”!除此以外,中国图书网也是近年性价比相当高的一个购书网站。

工作后,买书就更肆无忌惮了,最“剁手”的一次是用半个月工资买的那套民国版商务印书馆的万有文库丛书中的《四库全书提要》。现在每个月在购书上的花费差不多和别人一个月的烟钱差不多,想想书和烟也确实是人类抵御寂寞的两大消费品了。

这几年书房的“膨胀”速度证明了木匠的诧异是多余的——三面已经环书,剩下北面墙上两扇面朝太湖的窗户。于是就附庸风雅地学古人给自己的书房起了个名字,叫“羲皇斋”,出自晋·陶潜《与子俨等疏》:“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想象一下:天气炎热的夏天,拿一本汪曾祺先生的小说或者散文,半靠在一张竹制的躺椅上,一阵太湖风从北窗吹来,这样无忧无虑的闲适生活,恐怕只有太古时期的人才有的吧?

(征文主题:我的八小时之外 作者:吴鹏 单位:西山中学 )

收藏 打印文章
总访问量:2564165 人次  总浏览量:4695913 人次  今日访问:25 人次  当前在线人数:1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