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吴中教育热线 >> 东吴雅苑>> 校长书房

虞文娟荐读:《教育是慢的艺术》

作者:虞文娟 来源:虞文娟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5日【字体:

    薛法根说,语文教学是一门“慢”的艺术。 我想,何止语文,整个教育,就是一门慢的艺术。
    前几天去听一个专家讲座。专家的PPT做得很认真,页数很多,文字也很多。听得出来,专家满腹经纶。但他语速很快,PPT切换也快,我常常来不及记录上面的重点,PPT就切到了下一张。为了记录,身边几个同行拿出了手机在拍屏幕,然后对着手机抄。为了让讲座传递更多的信息,专家几次讲了这样的句子:“这个内容PPT里有,我就不讲了,你们自己看吧。”然后,PPT就进入了下一张。
    这样的讲座真实的效果怎么样,相信大家能够判断。这让我反思我们的小学课堂。现在,PPT越来越多的运用到课堂教学中去,课堂大容量,快节奏,似乎是现在评价一堂好课的标配。而实际效果到底怎么样,有时候一时半会儿是看不出来的。
    著名教育学者张文质,写了一本名为《教育是慢的艺术》的书。书里专门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速度”是应试教育的特征之一:足够大的信息传授容量,所有的讨论、思索、停顿和动手尝试都取消了,课后则需要学生花大量的时间去补充,进行强化练习,但所获得的那些可怜的知识完全与生命无关,也根本难以在每一个生命个体具体的生活中得以还原。 
    这样一味追求速度的课堂,被张文质称为“手术本身很成功,但病人死了”的课堂。张先生提出,我们应该从对速度的迷恋中返回到真实的、具体的、有各种各样差异的课堂,这才是教学真正的开始。在快速行进的课堂中,学生实际上是很被动的跟随者,只能一路吃力的跟着,跟不上的注定要掉队,在课堂上教师是不可能关注到学生这种状态的,一切要等到考试来测试,但是到那个时候对一部分学生而言已经晚了,同时他还必须独自承担所有学习失败的责任。在这样的“速度”中你看到的只有紧张、单调、被动,看到的只有教师对课堂的主宰、盲目和慌乱,没有交流,没有问题的提出,也不可能有意外的惊喜。
    张先生还提出,这样的速度,造成的是教师的独奏。只有独奏没有对话的课堂不仅对学生是一种伤害,对教师更是如此,首先他的教学往往很难得到学生的情感的回报,这一点任何一位教师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教学工作的疲劳不仅是因为劳动的强度,还因为我们在课堂中得不到即时的笑声、放光的眼神、会心的情感碰撞等等滋润,在这样的课堂教师真的成了唯一的输出者,没有挑战,甚至也不需要“临场的智慧”,你说哪位教师长此以往能够不越教越笨?
    日本教育学者佐滕学说,教育往往要在缓慢的过程中才能沉淀下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一直很怀念中学时的课堂,那时候的日子很慢,正像刘欢歌里唱的,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老学究笃悠悠地上着课,中间还会跟你开个“你以为你是李向阳啊”之类的玩笑。一节课下来,黑板上从左上角一直写到中间偏右,板书里用几个大括号,把各个教学内容的关系标得清清楚楚。最右边是草稿,老师的即兴表演区,横七竖八写得满满当当。这样节奏的课,至今回荡在我心里。
    当然,时代在进步,教育也在进步,那时候的教育也有很多问题。但至少,我们应该反思,教育有它自身的规律,怎样的速度才是合适的,这值得我们好好研究。
 

    虞文娟,女,1972年生人,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越溪实验小学党总支书记、校长,高级教师,全国“五一”巾帼标兵、全国科研优秀教师、省优秀青少年科技教育校长、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培养对象、苏州市名校长、苏州市名教师。

收藏 打印文章
总访问量:2564188 人次  总浏览量:4695941 人次  今日访问:48 人次  当前在线人数:5 人次